微信关注,获取更多

造车新势力打不打价格战,他说了才算

造车新势力打不打价格战,他说了才算

曾毓群在新能源行业地位很高。

2023年5月30日,全球首富马斯克时隔三年再访华,会面的第一个企业家是曾毓群,从此可以窥见一斑。

和马云、马化腾等家庭优渥出身的企业家不同,曾毓群算是草根富豪。1968年曾毓群出生于福建宁德的一个贫困家庭,少时的贫困生活让曾毓群从小就立下走出穷山沟的志向。而读书是当时改变曾毓群的唯一出路,于是曾毓群读书异常刻苦,加上天资聪明,17岁时如愿考取上海交大船舶系,成为家人的骄傲。

1989年,曾毓群毕业后被分配至福州的一家国企,但骨子里并不安分的曾毓群只在这家国企待了三个月就辞职跳槽去了东莞新科磁力发电厂,在当时,这需要极大的勇气和魄力,毕竟国企那是万人羡慕的“铁饭碗”,但曾毓群辞职并未纠结太久就作出决定。

一个人的成功,除了自身努力之外,往往还需要“贵人”相助,曾毓群在进入东莞新科磁力发电厂就遇到了人生的第一个贵人——陈棠华,陈棠华不仅是他的顶头上司,也逐渐成为他生活中的好友,这种亦师亦友的关系对曾毓群的成长帮助极大。因为工作认真和能力突出,曾毓群深得陈棠华的赏识,很快晋升为工厂管理人员,成为工厂第一位内地总监,这一年曾毓群年仅31岁。

从小听着“爱拼才会赢”的曾毓群,不仅拼搏,还是一位天生的“赌徒”,他曾公开表示自己“赌性更坚强,但赌却是脑力活。”在1999年的时候,曾毓群进行了人生第一场豪赌,和香港新科的联合创始人梁少康以及好友陈棠华、张毓捷四人一起成立了ATL公司,这是曾毓群的第一次创业,也押上了全部身价,四个合伙人共计出资100万美元搞起了聚合物锂电池,在平均月薪不足1000元的时代,这帮人的100万投资堪称天价。

经过无数次实验,曾毓群团队解决了聚合物锂电池诸多行业痛点,并成功拿到苹果1800万台ipod订单。在手机业务逐渐兴起之时,ATL公司先后成为vivo、华为、三星手机的电池供应商,成为全球最大的聚合物锂电池供应商。曾毓群的第一次创业成功了。

但在2005年,投资人撤资,东京电气化学公司出资1亿美元收购了ATL,曾毓群等人失去了ATL的控制权。不甘心成为职业经理人的曾毓群,经过几年沉淀后又于2011年第二次创业,成立宁德时代,这一年曾毓群已经43岁。很多人在这个年纪已经安于现状,但不安分的曾毓群依然进行了第二次创业。

让曾毓群没有想到的是一场突如其来的金融风暴席卷全球,投资人开始捂紧自己钱袋子,宁德时代也遭遇资金链断裂的难题。公司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困境。员工们忧心忡忡,投资者们纷纷撤资,甚至连供应商也开始对公司失去信心。在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曾毓群没有选择“躺平”而是四处奔波寻求投资者和合作伙伴,并加班加点进行技术创新。曾毓群的执着和坚持感动了一些投资人,也赢得了宝马的大单,宝马此前先后与韩国三星、德国世博合作过,都不太满意,曾毓群带领研发团队专攻宝马项目电池,成功获得宝马认可,宁德时代也一战成名。

这一次曾毓群再度赌对了,有了宝马供应商的名片加持,宁德时代很快超过松下和比亚迪,一跃成为全球最大的汽车电池供应商,并在2018年成功上市,时至2024年3月18日,宁德时代股价由25.14元的发行价暴涨至190.43元,翻了7.6倍。曾毓群在2022年以3350亿元问鼎中国首富。2023年位列中国富豪榜第三位,仅次于钟睒睒和张一鸣。

一个山沟里穷小子,一跃成为国内首屈一指的超级大富豪,曾毓群和宁德时代经历了什么?还需从宁德时代最新财报中寻求答案。

1

营收和净利润增幅回落

 

3月15日宁德时代发布2023年年报。2023年,宁德时代营收4009亿元,同比2022年的3286亿元增长了22.01%;归母净利润为441.2亿元,同比上一年的307.3亿元增长43.58%。受此亮眼财报数据的影响,财报发布后的第一个交易日,宁德时代股价涨幅达5.50%,成为近期仅次于3月11日14.46%的增幅。但受全球新能源汽车领域车企多自研电池以及竞争对手的发展影响,宁德时代距2021年的历史股价高点还是跌去一半有余,总市值跌去约8400亿元。

造车新势力打不打价格战,他说了才算

自2018年宁德时代上市以后,仅仅6年时间,营收由296.1亿元猛增至4009亿元,翻了13.5倍。尤其是2021年和2022年,连续两年营收增幅超过100%,增幅分别为159.06%和152.07%,营收增幅位居行业前列。同样净利润也由2018年的33.87亿元增至2023年的441.2亿元,翻了13倍,其中2021年,净利润增幅达创历史纪录的185.34%。

2023年的营收和净利润增幅虽然依然维持在高位,却和前两年相比有明显下滑。2022年营收和净利润增幅分别为152.07%和92.89%,2023年分别下滑了130.06和49.31个百分点。值得注意的是,宁德时代在2023年第四季度的表现差强人意,营收1062亿元,同比上一年同期的1183亿元,下滑了10.16%;归母净利润129.8亿元,同比上一年同期131.4亿元下滑了1.23%。宁德时代在2023年第四季度营收和净利润双双下滑,这也是宁德时代自2018年上市以来首次同期营收和净利润下滑。这也直接影响到2023年全年营收和净利润的增幅,导致了2023年全年营收和净利润的增速相比前两年有大幅下滑。

汽车媒体人张智勇表示,各大车企开始自研电池最终蚕食的是宁德时代的市场,“尽管宁德时代市场份额比较高,稳居全球第一,但却要面对行业增速放缓的局面,新能源汽车领域增长幅度已经明显放缓,新能源汽车市场渗透率能否继续大幅提升也是未知数,还要面对比亚迪以及各车企自研电池的竞争。同时,上游碳酸锂等原材料的价格也明显反弹,这将会对宁德时代成本产生一定影响,进而影响其净利润。”

2

毛利率和净利率回升

 

宁德时代在2018年上市之前的毛利率和净利率在行业稳居上游。2015年至2017年,宁德时代的毛利率为38.64%、43.70%和36.29%,同期净利率为16.67%、19.61%和20.97%。2016年43.70%的毛利率为历史最高,2017年20.97%的净利率是宁德时代成立以来的新高。

但自上游碳酸锂等原材料价格上涨之后,宁德时代的生产成本增加,直接影响到毛利率和净利率。自2019年29.06%的毛利率首次低于30%以后,毛利率就再没上过30%,在2019年至2022年毛利率分别为29.06%、27.76%、26.28%和20.25%,呈逐年下滑趋势。同期净利率为10.95%、12.13%、13.70%和10.18%,整体虽不像毛利率那样持续下滑,但波动较大。

2023年,宁德时代的毛利率终于止住颓势,22.91%的毛利率相比上一年的20.25%提升了2.66个百分点,净利率也由去年同期的10.18%提升至11.66%,提升了1.44个百分点。但2023年宁德时代的净利率明显处于历史低位,和2017年的净利率相比下滑幅度较大。

造车新势力打不打价格战,他说了才算

2023年第四季度,尽管宁德时代的营收和净利润出现双双下滑,但却录得近几年来相对较高的毛利率和净利率。财报显示2023年第四季度,宁德时代的毛利率为25.66%,相比上一年同期的22.57%提升了3.08个百分点。净利率也由上一年同期的11.69%提升至13.41%,提升了1.72个百分点。其中第四季度的毛利率为近三年新高。

好在宁德时代的市场占有依然是全球第一。根据SNE Research 统计,2023年宁德时代全球动力电池使用量市占率为36.8%,较2022年提升0.6个百分点,连续7年排名全球第一;2023年全球储能电池出货量市占率40%,连续3年排名全球第一。

这或许是宁德时代在2023年第四季度毛利率和净利率双双下滑后的一大利好,无论比亚迪和车企自研电池的进展如何,宁德时代依然保持电池领域的行业第一。

3

“宁王”的护城河

 

进入2024年,比亚迪率先发动价格战,随后吉利、极氪等众多新老车企跟进,随着新能源汽车掀起的降价潮,作为新能源汽车最重要的组成部分,新能源动力电池愈发引人关注,而车企为了盈利必定在电池成本上要狠下功夫。

随着碳酸锂电池原材料价格的回落以及新能源汽车行业因降价而带来的销量增长势必导致电池成本将同步下降,电池市场的竞争格局或因本次降价而被改变。

相关数据显示,宁德时代依然是国内动力电池行业的老大,弗迪电池紧随其后位列第二位,两者分别占据42.7%和32.1%的市场份额。弗迪电池是比亚迪旗下的子公司,作为弗迪电池有限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比亚迪持有着100%的股权。目前弗迪电池有限公司旗下拥有近30家弗迪电池分公司,遍布国内各地。目前包括特斯拉、小米汽车和蔚来等知名车企正在和弗迪电池洽谈合作。这是王传福为了将电池业务分拆上市的举措,但习惯上还是称之为比亚迪电池。目前动力电池前两位为宁德时代和比亚迪,两者市场占有率接近75%,其他大大小小数十家企业只能瓜分剩下的25%市场份额。

其中中创新航位列第三,占据8.7%的市场份额。国轩高科位列第四,占据5.2%的市场份额。蜂巢能源位列第五,占据2.4%的市场份额。三家合计占据16.3%的市场份额,但单独任何一家都无力和宁德时代以及比亚迪抗衡,现阶段宁德时代的主要竞争对手依然是比亚迪,国内能向宁德时代这个王者发起挑战的现阶段只有比亚迪。

再从中国市场之外的国际市场占有率来看,宁德时代依然是排名第一。韩国能源市场调研机构SNE Research数据显示,宁德时代市场占有率为25.8%,装机量达到5.7GWh,较2023年1月同比增长28.5%。宁德时代的市占率虽然位居第一,但和排名第二的LG新能源差距并未拉大,同期LG新能源市占率为24.4%,仅落后宁德时代1.4个百分点,而LG新能源28.5%的增长速度和宁德时代不相上下,第一和第二的位置随时可能会变换。

造车新势力打不打价格战,他说了才算

松下以13.6%位居第三,但在2024年1月电池使用总量为3GWh,同比减少9.5%。是动力电池前六企业中唯一一家负增长的企业。排名第四的是三星SDI,同比增长44.2%,市场占有率约11.1%,SK on的市场占有率为9.2%,同期增幅约19.5%。

比亚迪的市场占有率相抵较低,只有5.2%,但装机量从2023年同期的0.3GWh翻番增长至1.2GWh,增长率高达261.7%。这也是众多动力电池企业中增长最为迅猛的一家。若比亚迪以此速度发展,很快将强势进入前三。短期内或无法撼动宁德时代和LG新能源的优势,但从长期来看,比亚迪依然不可小觑。

无论是国内市场占有率还是国际市场占有,宁德时代目前均处于行业第一的位置,但随着比亚迪在电池领域的发力,宁德时代的护城河或非固若金汤,从目前比亚迪在国内市场以及国际市场的增速来看均高于宁德时代,宁德时代已经听到了追赶者的脚步声了。

在2022年,宁德时代国内市场份额为44.7%。2023年降至42.7%,市场份额萎缩2%。比亚迪在2022年市场份额为27%,2023年市场份额为30.1%,市场份额提升了3.1%,宁德时代不增反降,比亚迪增长明显,此消彼长下,行业第一的竞争日益白热化,宁德时代需要再加把劲,把握住属于自己的时代。

造车新势力打不打价格战,他说了才算

曾毓群也明显感受到追赶者的压力,开始频频出席行业公开论坛,甚至在2023年年底—2024年年初的一个多月时间里,宁德时代和车企的合作协议的签署中均有曾毓群的身影,这些合作车企包括赛力斯、东风猛士、江汽集团以及出行平台滴滴出行。之前,曾毓群很少出面签署这样级别的场合,而如今曾毓群只能放低身段,试图把失去的市场重新夺回来。

尽管营收和净利润增幅有一定下滑,宁德时代2023年的财报却依然透露出积极正面的增长讯号,但面对动力电池领域的竞争加剧,宝马、大众、福特、丰田、本田等多数合资、外资巨头车企也纷纷选择电池自研,未来宁德时代将很难出现前两年的增长,宁德时代以及投资人或早有心理准备。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值得买 » 造车新势力打不打价格战,他说了才算

评论

1+4=

催更~发根烟不过分吧!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