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关注,获取更多

超速?智驾失灵?问界博世AEB疑云

作者|邢书博

“这后生开的太快了,我都不敢开那么快。”老董评价近日山西运城夏县高速问界M7 Plus车祸时表示。据报道,车祸发生时,司机时速115公里/小时,按照老董的说法是他“超速了。”

老董是山西本地一名货车司机,常年行走山西高速。据老董介绍,山西大部分高速公路的路况十分凶险,不仅大弯多急弯多,而且组合弯道也多,有些路段既是大拐弯,同时还是高差极大的上下坡路段。“山西高速一般限速100公里/小时,个别路段80公里/小时。时速太快,遇到长下坡加大弯,啥车刹不住。”交管部门为了解决刹车难问题,在高速两旁设置了大量紧急避险车道:一个急上坡,里面铺满砾石,用来给刹车失控的车辆减速。

山西省交通运输厅相关数据显示,100公里/小时的里程共3914.8公里;80公里/小时的里程共438.1公里。而限速值为120公里/小时的里程仅为1620.8公里。如运城到三门峡途径夏县一段高速,高速限速即为80公里/小时。作者拨通了夏县122交通台电话求证该路段是否是出事路段,对方回答已记录,请等待官方事故处理消息发布。

山西问界M7 Plus车祸,如果真如老董所言,出事司机在限速80公里/小时的高速上超速行驶,那么就是一起简单的超速引发的交通事故。但引起全网轩然大波,显然另有隐情。

问界出事,博世冤不冤?

出事之后,各家态度诚恳,但疑点重重。

针对山西问界事故,4月28日,问界声明称将为家属提供一切可能的支持。并表示,事发车型是入门非智驾版,未搭载华为高阶智能驾驶辅助系统,而是博世方案。且在公告中明确表示:“博世方案AEB的工作范围是在4-85km/h,碰撞时的115km/h时速已经远超博世AEB触发范围。”

该申明一方面说明了问界低配版使用的博世方案,自动刹停工作范围有限,不如高配版华为方案。2023年11月28日,余承东在智界S7发布会上表示华为AEB方案可以在4到130KM内实现自动刹停,“静止车场景,可以做到120km刹停。”

另一方面,也将华为粉丝和自媒体的关注点引向了素来争议不断的博世AEB方案。2021年4月19日,特斯拉女车主张女士在上海车展坐车顶维权,称特斯拉刹车失灵。特斯拉的制动方案就是由博世提供的。博世坚称自己的方案没问题,特斯拉也表示车辆正常。最终双方对簿公堂。2023年法院宣判,特斯拉车辆正常,博世方案没问题,特斯拉胜诉。张女士败诉,此前因大闹车展损坏了展车三块玻璃赔偿了4900元,并被拘留。

此次面对问界粉丝的质疑,博世公司第一时间也发了一份公告辟谣。公告称此次山西运城事故并未搭载博世的AEB系统,并对遇难者表示哀悼。

截至发稿时,问界相关声明,已隐去了博世相关表述。

作者查看问界官网得知,问界系列车型,全系标配了AEB,在自动驾驶分级中属于L1级别功能。M7官网中并未提及低配和高配车型所搭载的智能辅助功能如AEB的具体供应链信息,也没有指名是否为非智驾版,与这份公告有出入。只是在自动泊车一栏备注中提到了要“驾驶员仍需时刻关注车辆安全,必要时需随时接管车辆。”

作者注意到,博世在事故申明中专门提到了“博世智驾系统”。据报道,与搭载华为智驾方案的智界S7不同,奇瑞旗下的同款姊妹车型星纪元ES则搭载了博世智驾方案,可以实现高速NOA、自动泊车等L2级别的智驾功能,具有一定的自动驾驶能力。

外界误解了博世。有一个原因是早期问界M5搭载的就是博世iBooster智能刹车系统,当时还曾作为卖点进行宣传,“百公里刹车距离仅需36.6m”。而在今年4月23日,赛力斯才发布了搭载华为智驾方案的新款问界M5。

这次运城事件,显然华为的粉丝冤枉了博世。

“问界M7 低配版是AB供货,也就是有两个供应商,一个是博世,一个是福瑞泰克。出事这辆车刚好是二供,指标是一样的。”车评人“十万伏特”表示。

斯人已逝,但引起如此巨大的反响,皆是由于博世是AEB系统的领导者,如果博世倒下了,将会对汽车产业带来巨大影响。

为什么博世的名声那么重要?

博世自 1978 年 6 月开始批量生产 ABS 系统。ABS防抱死制动系统,可以在紧急情况下帮助司机刹车。1995年,博世发明了ESP,第九代ESP可以实现车道检测、碰撞预警、自适应巡航等L1驾驶辅助,但仍然需要司机主动踩下刹车。第三代刹车系统则是博世iBooster,包含了AEB功能。AEB在遇到紧急情况时,不需要驾驶员主动踩刹车,系统会自动判定路况,自动刹车。

乘联会数据显示,AEB这一功能在 23 年上市的大多新车中已实现全系标配,16 万以上的乘用车型对于 AEB 功能的普及率已达到 67%。绝大部分车企使用博世方案,如丰田、本田、戴姆勒、特斯拉、长安、奇瑞等。

密歇根大学交通研究所一项报告中显示,AEB紧急刹车系统/FCW前方碰撞警报功能可帮助车辆减少46%的追尾事故。简单讲,搭载了AEB的车辆,10辆车中有4.6辆会在追尾事故中获益。而这些车辆中,绝大部分搭载的是博世提供的AEB。

在汽车供应链中,博世是Tier1企业,为主机厂商提供最先进的流程和质量服务。以博世和奇瑞的合作为例,博世向主机厂提供包含传感器、计算平台、算法应用以及云服务等关键技术要素,可以说为主机厂“提供灵魂”,并对生产流程和产品质量负一定责任。看到这里的读者应该能明白了,博世的行业角色不仅仅是提供零配件的乙方,而是类似于华为的解决方案提供商,并为最终的产品质量背书的重量级企业。因此此次问界M7 Plus事件,才颇为敏感。

博世华为,亦敌亦友,苦了特斯拉的FSD

2023年博世销售额916亿欧元,世界500强排名第118位,对于还在亏损中的华为汽车业务来说,这块肥肉足够具有吸引力。

去年任正非签发《关于华为不造车的决议》,车BU业务从华为剥离,重申华为不造车,而是帮助车企造好车。要打造“中国博世”。

与华为一样,博世同样是非上市企业,远离金融和地产,高额研发投入,全球化思维。博世集团目前是有限公司、基金会、博世家族互相制衡。博士基金会是最大股东,华为则是由华为工会委员会持股98.99%。

高度相似的股权结构和经营模式,导致外界对双方的关系颇感兴趣。但在华为内部,做中国博世还是自己造车此前一直争论不休。

华为造车三个模式,标准化零部件模式、HI模式和智选车模式。零部件模式就是博世模式,为车企提供高质量零配件和质量流程管理。目前汽车零部件行业博世是行业第一,但华为也和大众、丰田、戴姆勒等头部车企建立了合作关系,并为其提供零部件。

HI模式就是大家熟悉的极狐、阿维塔等车型。和车企共同定义车辆,华为提供智驾方案,但不在华为门店销售,目的是帮助传统车企更快开发智能汽车。

智选车模式则是华为除参与汽车产品设计外,同时发动自身渠道优势,帮助车企卖车。如问界智界等车型。

博世高管表示,华为所有的合作模式都是以华为为主导的。博世不一样,博世是赋能整车厂,整车厂所有的战略博世都支持,你可以将博世清楚地定义为“汽车零部件核心科技公司”。

而四年前,博世中国区总裁陈玉东曾表示,博世、华为都没有被拥有者财务绑架,不会考虑当今的短期回报,可以为未来做大量投资。“坚决支持华为造车!”

态度转变的背后是博世意识到,华为已从合作伙伴变成竞争对手。双方在自动驾驶、车载OS、汽车半导体的多个领域存在竞争。

“博世作为全球第一的零部件供应商,不能直接下场造车,但是智能汽车风潮下,不下场意味着被边缘化。”有车评人表达了不同看法。

事实上,为了在中国智能化浪潮中站稳脚跟,博世投资了一家智能驾驶解决方案公司,文远知行。此次奇瑞星纪元ES采用的就是博世和文远知行合作的智驾方案,和使用华为方案的同款车型智界S7摆擂台。这也意味着博世也开始走华为模式,“和车企共同定义智能汽车”了。

据中国2023年自动驾驶企业排行显示,华为位居第二,文远知行位居第八,实力不容小觑。

总结来看,博世华为,亦敌亦友,互相学习,有竞争也有合作。但此次两份矛盾的事故公告,使得竞争从技术层面上升到了公关舆论层面。而粉丝自媒体在网络上的浑水,让真相破朔迷离。

这次华为博世的公关乌龙,最受伤的可能是特斯拉。4月28日上午,马斯克抵达北京,商讨特斯拉自动驾驶FSD入华事宜。同日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发布了《关于汽车数据处理4项安全要求检测情况的通报(第一批)》,特斯拉在列,为FSD入华扫清了障碍。此前一位德国官员体验了特斯拉完全自动驾驶,表示赞叹。

2023年比亚迪投资者会议上,王传福曾向自动驾驶开炮:“无人驾驶那都是扯淡,弄个虚头巴脑的东西那都是忽悠,它(无人驾驶)就是一场皇帝的新装。一年死于车祸(有)110万人(全球),深圳一个月死于车祸24个人,可能很多车祸也是(有)比亚迪的(车型)。因为我们(比亚迪)在深圳的占有率很高,但我们接不到任何一个电话,因为我的转向符合法规,我的制动也符合法规,这个车祸与我(比亚迪)无关。”

2023年11月,工信部等四部委发布了《关于开展智能网联汽车准入和上路试点工作的通知》,该文件明确了具备自动驾驶车辆的责任认定主体。通知规定,自动驾驶功能激活时,由智能网联汽车一方负责;未激活时,按照现行规定承担责任。

这次特斯拉FSD入华,标志着中国车市将迎来真正的自动驾驶,而非目前主流的智能辅助驾驶。同时也意味着如果驾驶员在自动驾驶过程中出现问题,车企将承担责任。

自动驾驶入华的关键节点,发生了这样沉痛的车祸,势必会让决策者、车企、广大民众重新审视智驾功能。悲剧已经发生,作为驾驶员,我们是该更相信自己的眼睛和手,还是智驾芯片?同时也让广大汽车消费者警醒,卖车除了要关心价格配置,更要关心这些背后的供应链,安全无大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值得买 » 超速?智驾失灵?问界博世AEB疑云

评论

6+8=

催更~发根烟不过分吧!

微信扫一扫打赏